揭秘冰岛足球崛起的真相 原来这才是足球天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eyunsiwang.com/,欧洲预选冰岛

关于冰岛足球的深度长篇专题,作者系《卫报》足球记者Barney Ronay,为了能够获得第一手情报,他特意来到了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

2009年,一批年轻的冰岛足球教练员集体访问英国,这也是考取欧足联教练证书前的一项“必修课”。他们在雷丁俱乐部停下了脚步。当时年仅18岁的冰岛新星西于尔兹松(Gylfi Sigurdsson)恰好效力于此,这位创造型中场被冰岛人视为“掌上明珠”,这一行人显然希望能够探听到有关他的最新动态。

西于尔兹松三年前加入到了雷丁的青训营,更早之前他曾受训于贝雷达比历克(Breidablik)的青少年梯队。这家位于首都雷克雅未克郊外的俱乐部,可被视为极简版的“北欧拉玛西亚”。在英格兰,西于尔兹松将会取得巨大的成功,也将成为冰岛足球“试验项目”下培养出来的最佳产品。当这个世界刚刚跨过千禧年门槛时,在冰岛这座位于北大西洋、由玄武岩覆盖着的弹丸小岛上,却突然决定要将青年球员的培养放在本国足球发展的重心位置。后来发生在2016欧洲杯预选赛中的一系列奇迹,就要得益于当年的英明决定。西于尔兹松的进球和脚下技术,就是成就辉煌胜利的最大推动力。 身处异乡,却能见到老乡。这令冰岛的年轻教练们都感到颇为兴奋和困惑…… “当我们参观时,科佩尔(Steve Coppell)正准备将他改造成为一名中后卫,”眼下正在贝雷达比历克青训队担当主管的拉夫恩松(Dadi Rafnsson)说道。“我们看到他在训练时,把他放在了比基(André Bikey)的身旁。这挺有趣。科佩尔曾表示西于尔兹松的速度不快,不能做一名合格的中场球员。但他又安慰我们:‘别担心,我们会给他换一个位置的。’所以,他们让他改踢中后卫。”可以说,罗杰斯(Brendan Rodgers)的走马上任,才是改变冰岛现代足球发展的重要时刻。罗杰斯入主雷丁后,立即就将西于尔兹松的位置向前推进了30码。“感谢上帝的眷顾,”拉夫恩松感叹道。从雷丁起步的西于尔兹松,后来以创俱乐部纪录的身价被德甲球队霍芬海姆纳入了帐下。再后来,他在欧预赛独进5球,帮助冰岛以A组第二的成绩晋级到了2016欧洲杯的正赛。但如果雷丁的主教练一直都是科佩尔,冰岛足球又会怎样?你永远猜不出答案,或许他们能拥有一个体面的中后卫……从不同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事实上,只有在英格兰,西于尔兹松(目前效力于斯旺西)的才华才有可能被浪费。只有身处一个腐朽的体系下,他才会在一个错误被放在比基身旁。

冰岛人,他们来了!他们是精灵族的后代。那里有北欧田鼠以高智商著称。那里是如此整洁。如此环保。在讲究礼貌的同时又不失幽默。他们是幸福指数、社会公平指数、物品循环利用领域的王者在冰岛,没有所谓的垃圾,只有可供循环的物件。而现在,足球也成为了冰岛的另一张名片。4年前他们的世界排名还仅仅位列第133位,在拉格贝克(Lars Lagerback)的带领下,他们将排名足足提升了100位。这是理性砸钱、耐心培育草根足球环境的结果虽然在经济泡沫破碎之前,这个国家原本更为富裕,但懂得如何花钱永远要比砸钱更为重要。今年夏天,冰岛将以“最袖珍参赛国”的身份前往法兰西参加备受瞩目的2016欧洲杯,而我们则不妨逆潮流而动,选择在此时来到这个由火山石覆盖、半个领土都处于北极圈内、国民人数还不及伦敦刘易舍姆区的小国。正因亲身来到了这里,我们才更会惊叹于这一伟大成就取得的不易。尽管足球在冰岛的地面上滚动,会直接掉到石头缝里或被火山石牢牢地卡住。但这里的每个人依然还会踢球,还会看球。冰岛的室内足球馆无愧于天下奇观的美誉,它的外型犹如一片片巨型气泡直接坠到了北极苔原的表层。这里也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地带,面对着盘子的突然晃动,所有当地人都不会感觉惊恐。“我们也非常善于Banking(有“经营银行”和“筑堤”两种意思),真的,”当地人这样跟我开了一句玩笑。 他们的传统始终没有改变。冰岛人的一大特点,就是会将一些细小的事情做到极致。有人说这源于他们祖先的捕鱼传统,他们要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注意着水面上哪怕一毫米的上下起伏,直至鱼儿上钩。“当一个冰岛人专心致志地做某件事时,其余的同胞就会跟着他一起做,”拉夫恩松告诉记者。“有些人会说这简直是一种病态。有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停下来。”这里似乎存在一种“集体意识”。比如说贾斯丁-比伯(Justin Bieber)今年夏天要在这里的足球场内进行一场演出,有1/10的冰岛人都会前往现场观看。你可以说这是因为北欧人都挺喜欢比伯,但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当地人遵从集体意识而产生的一种现象。 这种意识在过去15年里,也影响到了冰岛足球。这是一种需要从上到下都不能马虎的系统性工程从政府到足协、从学校到个人。直至现在,冰岛的足球改革仍未停止,而他的球星生产线也仍在成批次地加工着自己的球星。2016欧洲杯中,冰岛将与葡萄牙、匈牙利和奥地利分别交锋。预测这些比赛的结果,所有人冰岛人都显得异常谦虚,甚至会自嘲。没有人真正奢望太多。 许多宏伟的计划,只要稍微与“北欧神话”扯上一些关系,仿佛就很难实现。这一个貌似也是如此。但它为什么成功了?而且它的极限又在哪里?功勋主帅

冰岛国家队的主场名叫Laugardalsvollur,像一个小碗扣在了首都雷克雅未克西部的海岸线之前。它的大门一直敞开,每个人出入自由,相互打招呼,进外场散散步,或直接进入内场踢一场比赛。试想一下换做是温布利,你估计连警戒线都无接近。 尽管正在遭受着冬季冰雪的侵袭,国家体育场内的草皮质量依然令人欣慰。一辆拖拉机被放置在了田径场的跑动上。尽管这座球场近期曾得到了翻新,但它很有上世纪50年代苏联时期的“韵味”,与基辅迪纳摩过去使用的那座体育场极为相似仿佛是某种政治意识形态下的产物。 冰岛足协的办公室就在体育场的二楼,在通道的墙壁上,一套帕尼尼的贴纸就成为了最华丽的“装饰品”其中属于拉格贝克的贴纸还是闪光的呢。一个满嘴胡须、却又非常和善的足协官员接待了我们,带我们进入了一个设备简陋的更衣室。据他们介绍,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曾与葡萄牙队一起造访过这座球场,当时他还要求自己一个人独占这间更衣室。如果答应了,就意味着他的队友们就只能在体育场通道内更换球衣了。最终他的要求遭遇了婉拒。冰岛这个国度不会为某个人设置VIP房间。这里非常推崇平均主义。你的头衔和威望,并不会引来其他人的侧目。换句话说,在冰岛每个人都是“大牌”。所以说,对不起,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状态倒是没有受到影响,开场仅仅3分钟他就在40码外直接通过任意球敲开了主队的城池,帮助葡萄牙队闲庭信步一般地取得了胜利。但那已经是6年前发生的事情了,距离拉格贝克的上任还早了12个月。当时的冰岛球迷,对于重大赛事0次出线的总成绩倒是已经习惯了。 我们遇到了拉格贝克,但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兴致谈及有关“带队创造奇迹”的任何话题。拉格贝克只是对着我们咳嗽了几声,随即打岔改变了话题。这或许是化解尴尬的最好方式了。欧洲杯小组出线后,一家媒体曾称赞他是“火山岛上的解放者”。拉格贝克在冰岛确实很受爱戴,但他却从来不会坐在成绩上洋洋自得。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批球员真的非常优秀,”他说道。“亲眼目睹了一大批球员在前一年如何成长起来之后,后一批的球员也会从中受益。这里的足球水平是逐年增强的。如果你能仔细观察一下冰岛青年国家队最近5年的表现,你会发现这个国家的足球水平确实是越变越强。” 而当谈及西于尔兹松时,拉格贝克的表情开始变得松弛下来,像一个骄傲的叔叔正在推荐自己的侄子:“哦,没错,他确实是一流的球员。我会将其称为是“双用途的中场”当球队进攻时,他能够发挥出作用;当球队没有球权的时候,他依然也有贡献。这个特点令他与众不同,我总会说‘他能在任何球队踢上比赛’。” 拉格贝克已经67岁了,他与冰岛足协签订的合同将在欧洲杯后到期,届时他会把教鞭移交给自己的助手哈尔格里姆松(Heimir Hallgrimsson)。冰岛人历来有保持低调、脚踏实地的传统,哈尔格里姆松也是如此。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一名前著名球星、一名助教,更是家乡小镇中的一名牙医。 在执教冰岛之前,拉格贝克在足球圈内曾以“主推5人制中场”而闻名,也曾5次率领瑞典国家队晋级到了重大赛事的决赛圈。在刚刚上任的时候,他曾不那么低调地告诉外界,自己要率领冰岛进入世界杯的决赛圈。

“我当时觉得他已经疯了,”哈尔格里姆松回忆道。三年前他们几乎实现了这个目标,只可惜在2014巴西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中两回合0-2输给了克罗地亚。拉格贝克敢于说出此言,是因为他笃定信任这批崭露头角的天才球员第一批在室内足球场成长起来的男孩,他们也在户外人工草皮上接受过专业训练,可谓是冰岛青训系统推广之后结出的第一批“果实” 。“确保冰岛能在最高级别的比赛中仍能取得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年仅5、6岁的孩子就能得到专业教练们的正确指导,”拉格贝克解释道。“这套青训系统很棒。你可以看到冰岛的每一家俱乐部,确实都在认真地培养着年轻的天才球员。看看欧洲杯的这套阵容,再看看冰岛那些年轻的足球小将,我可以负责地说,他们从小到大全都受到了良好的足球教育。” 目前的冰岛国家队,汇集着在欧洲各国联赛效力的球员,由冰岛本土培养起来的那批球员则组成了这支球队的“中轴线”。哈尔达松(Hannes Thor Halldorsson)是冰岛的一号国门,他曾在9支不同的俱乐部踢过球,而且他还是一名兼职的电影导演。4年前冰岛选送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那部宣传片,就是他的作品之一。即便是“足坛常青树”古德约翰森(Eidur Gudjohnsen),在其16岁之前也都是在冰岛本国俱乐部效力,从冰岛联赛脱颖而出后,他才获得了前往荷兰发展的机会。古德约翰森之后的一代球员,接受的培养更有系统性,自然也获得了更多的照顾。而一旦他们得以从冰岛“毕业”被出售到了海外联赛,试验温室内培育出来的新一代球员则会马上到来、填补空缺。这也使得小小的冰岛在最近几年,逐渐成为了欧洲转会市场中较为重要的几大“供货商”。西博尔松(Kolbeinn Sigthorrsson)年仅16岁的时候,就在维京人一线队完成了处子秀,并获得了前往阿森纳(数据)、皇马(数据)试训的机会,再后来他在荷甲阿尔克马尔俱乐部站稳了脚跟;而在冰岛国内,来自小镇塞尔福斯的伯兹瓦尔松(Dadi Bodvarsson)则填补了他在留洋后留下的空缺。现如今,两人都已经成为了冰岛国脚。 塞尔福斯的常住居民仅有6500人,2008年这里还遭遇过一场大地震,所幸无人丧生。绵羊,一座设计另类的正规足球馆,是这里居民的骄傲。而现在,他还有伯兹瓦尔松。 迷人的成绩摆在眼前,但质疑的声音也同样存在。简单地说,冰岛足球似乎并不具备太强的韧性。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拥有了一套不错的青训系统,但他们真就能踢欧洲杯吗?更多人觉得冰岛的这次晋级,主要还应该感谢运气…… 当然,还有:欧洲杯的扩军、其他球队的发挥失常等因素。冰岛在比赛中似乎一直都专注于防守,进攻时则只能通过偷袭和定位球。主场击败荷兰的那场比赛,可谓是“史诗级的”,但主队的控球率却仅有可怜的26%。 回顾那场比赛,你依然会觉得那是一次“一生仅有一次”的经历。球员们在更衣室竭力庆祝的场景,也容易让你想起在足总杯第三轮淘汰过埃弗顿的那些业余球队。 “对于一个小国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成就,”拉格贝克表示。“在冰岛你可以创造一种模式 ,然后让整个国家都跟着去做。其他北欧国家则不然,其他地方的人则更为自我。因此,与这群小伙子们一起共事,其实很是蛮轻松的。” 在采访的最后,拉格贝克在冰岛最受欢迎的瑞典人,最终还是软化了他的态度。“当然,能够参加欧洲杯,这肯定是一次美妙的经历。冰岛只是一个小国,没有人能相信我们能来到法国。这种感觉确实有点特别。”

冰岛人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原因,那就是一种“计划经济式”的管理模式,上方下达指令,而基层则认真贯彻。除此之外,我们还找到了其他三个原因。第一,教练。萨基(Arrigo Sacchi)曾说过:“精英教练的执教理念,应该适用于所有人,从电梯修理工到证券交易员。”从上世纪末开始,冰岛足协就已经这样做了。欧冠联赛的电视转播收益,也让冰岛获得了一部分红利。他们借此建立起了一套公开、受众面广的教练培训方案。目前总共才有33.5万人口的冰岛,却已经拥有了600名注册教练员,其中有400人持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书,这意味着每825人之中就有1名高级持证教练。而在英格兰,这组数据为11000比1。 这意味着,专业的足球知识可以传播至金字塔下最低级的球队之中。“在冰岛执教U-10级别以上的球队,你需要拥有欧足联的B级证书;这个国家有一半的B级持证教练都在执教U-8级别的少年队,”冰岛足协的达古尔(Dagur Sveinn Dagbjartsson)告诉记者。请不要小看了这张证书,在英格兰拥有他就意味着你可以放手执教一家职业俱乐部了。 有点孩子气,但认真好学的达古尔,是冰岛足协教练计划的协调员,他像周围的许多同胞一样都无比坚信这套青训系统的正确性。“即使从一开始你执教的是4岁小孩,你也必须展现出最专业的态度出来。在冰岛,每一名教练都能得到薪水,因为我们不需要任何业余人士。每一个支付了年费的孩子,都可以加入一家职业俱乐部接受训练。我自己的孩子从3岁时就已经接触足球了,他的俱乐部里有一名欧足联A级持证教练,有一名B级持证教练。”第二,场馆。冰岛国土虽小,却有好几座漂亮的场馆,而且他们也不缺钱。欧足联电视转播的收入装进了每一个国家的口袋内,但仿佛只有冰岛人才将其物尽其用了?还是像我们在上文所说的那样,他们确实知道如何花钱。 俱乐部和当地政府也会提供赞助和支持,在这个环境恶劣的国度里修建了许多大型的室内足球场。虽然地热设备并不便宜,但它依然会向所有国民开放,专业的教练可以带领孩子们训练和比赛。第三,校园足球。冰岛足协在许多学校周边位置买下了地皮,并修建了一批木质结构、人工草皮的足球场。而他们的资金来源依然来自于电视转播,这笔钱倘若放在英格兰,则有可能会被俱乐部用于扩建主场、支付高管工资、给球星的车库里增添一辆布加迪…… 在我们参观贝雷达比历克青训营时,当地摄影师带领我们参观了一家小学校。它虽然位于雷克雅未克的低收入区,但那里的球场依旧平整、规范,孩子们也都在课余时间里快乐地玩耍着。足球长久以来一直都被贴着“贪婪”、“浪费”的标签,充斥着泡沫与黑金。然而在冰岛,我们则看到了它的另一面。史蒂芬-列侬(Steven Lennon),前格拉斯哥流浪者球员,就曾经历过两种截然不同的足球世界。他已经在冰岛待了4年,其中有2年时间效力于哈夫纳尔法亚达尔(Fimleikafelag Hafnarfjardar,简称为FH)。就在几周之前,他还曾打进了新赛季冰岛联赛的首粒进球。跟着记者一起参观了FH俱乐部的训练馆后,他还想起了英国的那些社区空间。他笑着说道:“对,我们那边有几个孩子在丢空瓶子,还有几个孩子挤在一辆脚踏车上。” 列侬少年时曾被视为一名希望之星,但在20多岁时却遭遇到了许多麻烦。后来他离开了流浪者,来到英格兰,再后来他又前往了冰岛、挪威,最终还是回到了冰岛。他现在为FH踢球,并在这里成了家。 “当我们小时候,我每天都只能在喧闹的街头上踢球。每周一次的训练都被放在了泥泞的学校操场上,负责指导我们的教练有可能是某个孩子的父亲或者是志愿者;而在冰岛,孩子们的教练都必须拥有欧足联的‘徽章’,”他感叹道。 看到眼前这些踢球的冰岛孩子们,列侬或许会想到自己的种种经历。在苏格兰的足球环境里,他因自己的性格(聪明、机智)和踢球风格(矮小、擅长技术),曾被视为是异类。在俱乐部的青年梯队里,他很容易地遭受到了大佬文化、酒精文化的传染。9年前,他曾在汉普顿进行的苏格兰青年足总杯决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帮助流浪者以5-0横扫宿敌凯尔特人。但在名帅沃尔特-史密斯的麾下,他代表一线队出场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小时。他还记得自己16岁头一次与成年队共同训练的场景巴里-弗格森,时任流浪者队长,只因为列侬拉扯了自己的球衣,就随即挥肘砸向了小将的面门(“他给我上了一课”)。 英国足球也应该学习、适应和接受冰岛的模式吗?列侬笑了,“我不知道。或许我们英国人有点太贪婪了。在英国,有许多人干着与冰岛人相同的工作,却可以赚到天价的薪水。在英国的足协里,他们都有强烈的嫉妒心、有在追逐着高薪。而在冰岛,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发展本国的足球。我不知道,你可以说(英国)需要改变,但不仅仅只限于足球的领域。”欢迎来到天堂

冰岛人把室内足球场都修成了仓库的样式,这绝非偶然。在这里有许多建筑,都有着巨大的弧形屋顶,只因为当地的气候是如此恶劣。 修建标准的室内足球场,也并非是冰岛人的发明,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有许多国家也都这么做了。但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将其提供给所有人使用,看看这些冰岛人吧!他们正在自己的室内球馆内,实现着自己的“足球梦”。 参观贝雷达比历克,是我们这次探索之旅的最后一站。尽管他们的球馆看起来有点像乡村的大粮仓,但从入口进入之后,我们则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眼前的一切都令人感到震撼:球馆的天花板依然是标志性的弧形,宽敞的室内空间使得你禁不住要捡起一个足球,试试用力向上踢一脚会不会触及到屋顶。而在绿油油的人工草皮上,孩子们都在追逐着足球。噢,冰岛,你的成功基石应该就埋藏于此。“去年曾有过一名英格兰的教练,来到这里参观。他直接就说了一句‘这里是足球的天堂’,”拉夫恩松告诉我们。“我们的足球理念,在这个世界里也是独一无二的。每周都会有大批孩子在良好的环境下,接受正规教练的指导。放学之后,校车会直接把小学生拉到这里,让孩子们尽情踢球。过几个小时,稍微大一点中学生也会来到馆内接受训练。等到晚上6点,俱乐部的一线队则会占据这座球馆。通过这种方式,社区与俱乐部被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俱乐部的教练,将会扮演老师与朋友的两种角色。我们遵守纪律,但也不希望所有孩子都变成同一个人,我们不希望他们变成毫无个性的球员。” 贝雷达比历克是冰岛足球世界里的一股强大的新势力。去年他们赢得了除U-14年龄段外,所有年龄段比赛的冠军。2010年平均年龄为23岁的他们,赢得了国内联赛的冠军。这是经济危机造成的原因,俱乐部先前聘请的所有外籍球员全都离开了冰岛,贝雷达比历克随即决定大规模提拔青年梯队的球员。 这恰恰是贝雷达比历克的优势,2011年他们如愿卫冕成功。欢迎来到冰岛,一个能令“破产都变得浪漫”的国度。 冰岛能够晋级到2016欧洲杯,贝雷达比历克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西于尔兹松并不是唯一从这座室内球馆内走出来的冰岛国脚,“他当时的队友还包括格维兹门松(Johann Berg Gudmundsson)、芬博阿松(Alfred Finnbogason)。”拉夫恩松讲道。“那一年龄段的球员都在国家队取得了成功。” 成功会带来更大的压力吗?“我们的感觉只有享受、由衷的开心。我们把基础打得很牢,球员的培养也就变成了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尽情享受!尽情开心!欢迎来到足球的天堂。联赛与球迷

Alvogenvollurinn,KR雷克雅未克俱乐部的主场。天空中落下的冰雹噼里啪啦地砸在了该俱乐部的主场之内,冰岛的气候要比英国更为恶劣,天空的颜色容易让你想到经历过核武器战争后的末代世界。作为冰岛最有历史底蕴的一家俱乐部,KR雷克雅未克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还要与维京人在一座斑秃的球场上作赛一场。虽然天气环境恶劣,但当地人却依然把比赛视为了节日,父亲们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场边高唱着俱乐部的助威歌曲。 KR的全名为Knattspyrnufelag Reykjavikur,Knattspyrna在冰岛语中就是足球的意思。他们阵中有大批20岁上下的年轻球员,其中没有一名是冰岛国脚。事实上,整个冰岛联赛都没有他们的国家队全体成员目前都在海外联赛效力。弗雷约翰松(Holmbert Aron Fridjonsson),阵中的中后卫是他们的头号球星,曾在凯尔特人效力过一段时间。遭遇过重伤的他,目前正在国内联赛重新寻找着昔日的状态。 他们的对手维京人,成立于1908年。历史显示他们是由三个年龄分别为9岁、11岁和12岁的小男孩创建起来的,他们用积攒下来的零用钱买了一个足球。我们看到了加里-马丁(Gary Martin),曾经的米德尔斯堡球员。比赛的气氛很热烈,虽然每一阵寒风的袭来,都会令现场的观众牙齿打颤。突然间,我们在看台上看到了一个熟人…… 古德蒙松(Bjorgolfur Gudmundsson),前冰岛银行的主席,也是斯托克城、西汉姆联的前老板。冰岛银行在经济危机下已经成为了一个失败的代名词作为该国第二大的经济实体,它最终破产了。这次打击重创了冰岛的经济。当时曾有人彻夜在政府门前敲着锅碗瓢盆,来表达不满。一系列银行家都被投入了监狱(但后来全都得到了释放)。古德蒙松没有遭遇牢狱之灾,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幽灵”,大家既不怀念、也不仇恨他,但历史的污点则会终身伴随着他。 下半场比赛的节奏开始变得缓慢,比赛朝着0-0的剧情在发展。冰岛的球员们看上去与其他地方的球员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他们中的一些人留着典型的北欧人的发型。KR光头中场西于尔兹松(Ingrid Sigurdsson),很容易让人想起“鼹鼠”这个单词;维京人阵中的一名球员还扎着马尾辫,让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的意甲赛场。 与此同时,更多的冰岛球员都还待在舒适的室内球场内。这些经过精心设计的场馆,不仅避免了球员因气候原因而遭受感冒、身体被淋湿,更重要是它们已经让足球变成了一种“出口产业”。关于冰岛的足球故事注定不会终结。我们也会笃定相信,在冰岛与葡萄牙、匈牙利、奥地利交锋期间,他们的“足球工业”依然不会停工。冰岛的足球,并不只与幸运有关,它的背后是英明的管理、一座座室内球馆、一批批足球天才和一个国家认真的态度。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