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其顿更改国名再起风波

亚历山大大帝雕像。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56年—前323年)统一希腊,占领埃及,荡平波斯帝国,远征印度河流域,建下赫赫功业。然而他不到33岁就暴病身亡,死后部将争权,帝国灰飞烟灭。

这个曾横扫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如今连名字都不保,无奈的背后是残酷的现实。

已持续27年之久的“马其顿更改国名”风波,在上月已基本平息,但在本月又突起波澜。希腊国防部长坎梅诺斯7月3日说,他将阻止希腊与马其顿签署的马其顿改名协议获希腊议会通过。

分析人士称,坎梅诺斯领导的政党虽然是希腊执政联盟中的小党派,却事关在议会投票时能否过半数的要害。如果有关协议未能在希腊议会获通过,这个困扰希腊和马其顿的麻烦问题就将持续下去。

马其顿1991年宣布独立,并于1993年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名义加入联合国。此后,马其顿对内对外使用宪法国名“马其顿共和国”。其南方邻国希腊认为,马其顿的国名暗示马其顿对希腊北部马其顿省存在领土要求,因此要求其更名,不然就将继续在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的道路上设置障碍。欧盟也呼吁马其顿与希腊两国尽快结束在该问题上的争议,以便马其顿早日开始入盟谈判。

经过长时期的谈判,希腊与马其顿在上月中旬签署协议,马其顿将把宪法国名由“马其顿共和国”更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以结束这对邻国27年的争议。

这项协议由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和马其顿总理扎埃夫达成。按照齐普拉斯的说法,更改国名将明确区分马其顿与希腊的马其顿省,结束马其顿目前国名“暗含的(针对马其顿省的)领土统一主义”,并且马方“将来无法声称与古希腊的马其顿文明有关联”。

这项协议首先在马其顿接受议会表决,如获通过,将接受公投。如果在马其顿连过“两关”,协议将在希腊接受议会表决。

协议达成前,坎梅诺斯说,他反对希腊与马其顿达成任何使马方国名包含“马其顿”的协议,将在议会表决中投反对票。

坎梅诺斯3日在雅典召开记者会,重申反对立场:“在我看来,这是一项坏协议。我不接受,将努力阻止它。”

国名更改协议获希腊议会通过需要超半数议员赞成。执政联盟目前在议会300个席位中占据152个,其中齐普拉斯领导的政党“激进左翼联盟”占145席,坎梅诺斯领导的独立希腊人党占7席。独立希腊人党原本占9席,但两名议员不满国名更改协议,上月退出这一政党。

希腊反对派反对国名更改协议。齐普拉斯政府想要国名更改协议获议会通过,需要独立希腊人党议员支持,否则将不得不争取独立议员。希腊议会现有10名独立议员。

希腊媒体发布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虽然马其顿同意改名,但73.2%的希腊人仍反对马其顿的国名中出现“马其顿”字样,认为改得不彻底。分析人士称,坎梅诺斯的表态是其政治家角色的体现。

坎梅诺斯3日在记者会上说,他以执政联盟中政党党首的身份“承担责任”,现任政府“征得希腊人民同意前”不得批准国名更改协议,而征求希腊人民意见的方式有两种——“普选或者公投”。

坎梅诺斯说,现政府如果想避免“普选或公投”,必须把国名更改协议获议会通过的门槛由超过半数议员改为超过三分之二议员赞成。

齐普拉斯和坎梅诺斯2015年组成执政联盟。希腊定于2019年年底举行议会选举。

执政联盟内部出现分歧,希腊最大反对党新借机做文章。新领导人米佐塔基斯3日在社交媒体上说:“昨天我说齐普拉斯是带着到期日的总理,今天坎梅诺斯悲伤的露面完全证实(我的说法)……齐普拉斯唯一还要做的事是定一个选举日期。”

国名更改协议在马其顿同样遭遇阻力。马其顿总统伊万诺夫反对这项协议,认为协议满足了希方全部要求,而马方“什么也没有得到”。

马其顿议会6月下旬表决这项协议,120名议员中69人赞成,协议通过。但伊万诺夫行使总统权力予以否决。议会定于7月5日对协议二次表决。协议如果再获通过,总统无权否决,将成为法律,继而接受公投,以决定是否把新国名写入宪法。

按照希马两国政府的约定,协议获得马其顿议会通过后,希腊将不再反对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组织。

坎梅诺斯3日在记者会上说,协议获马其顿公投和希腊议会表决通过前,“北约不会有(接纳马其顿为成员国的)程序”。

一个国家强迫另一个国家修改国名,简直是天方夜谭,站在马其顿的角度来说,当真是莫大的侮辱。

那么,希腊作为欧洲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为何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从希腊角度来看,也有其理由。

2000多年前,马其顿王国在希腊北方崛起。至公元前338年,希腊诸多城邦均被马其顿王国打败,沦为马其顿的附庸。一向骄傲的希腊人不愿意被自己眼中的“北方蛮族”统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eyunsiwang.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纷纷起义,但更大的失败在等待着他们,因为他们遇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强悍的君主——亚历山大大帝。

公元前336年,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马其顿的王位。他是世界军事史上罕见的战争天才,在继位后的13年时间里,灭亡了当时不可一世的波斯帝国,占领埃及,兵临印度河流域,建立起横跨亚欧非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

正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出现,使后世的希腊人把这段本应视作“亡国奴”的耻辱历史变成了一个民族最光荣的记忆之一。而无论古代的马其顿人和古希腊怎么争斗,毕竟属于同一种族——地中海人种。

等到罗马帝国强大起来,征服了古希腊和马其顿,它们都成了罗马帝国的一个部分了。

后来罗马帝国衰退,斯拉夫人在6世纪到8世纪进入巴尔干各地区,经过征服和同化,古代的马其顿人早就被斯拉夫人取代了。而今天的希腊人也早就不是当初的古希腊人了。

但是,如今的希腊人早就把古希腊和古马其顿时期视为自己国家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希腊看来,自己是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所有荣耀的继承者,这一身份不容许任何国家前来争夺。

所以,现在的“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名字,触碰到了希腊人最敏感的“正统”神经。

15世纪,巴尔干半岛和希腊被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到了19世纪,土耳其日薄西山,希腊趁机宣告独立。此后,希腊与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分占了原马其顿地区。希腊把自己分到的那一部分设立为3个省,分别为色雷斯-东马其顿区、西马其顿区、中马其顿区,其中的居民大部分都是马其顿族人。

塞尔维亚所属的马其顿地区,则在二战后成为了南斯拉夫联邦的一部分,也就是现在马其顿共和国的前身。

马其顿共和国1991年宣告独立后,希腊如鲠在喉,认为“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名字很可能会导致希腊国内三个马其顿省区产生异心,在未来谋求脱离希腊加入马其顿共和国,也害怕马其顿在未来的“某一时刻”对希腊的马其顿地区提出领土要求。

在希腊看来,自己逼迫马其顿改国名也没什么不对的,因为此时的马其顿已经不是以前的马其顿了,其主要居民只不过是马其顿土地上的斯拉夫人。

所以,希腊逼着马其顿改名,就是让马其顿承认,他们只是居住北马其顿的外来居民,与希腊国内的马其顿族没有种族关系,断绝其建立一个“大马其顿”的可能。

在希腊的打压下,在1993年4月7日,马其顿不得不做出让步,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名字加入联合国。

为了让马其顿彻底修改国名,希腊还对马其顿实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禁止马其顿使用希腊的诸多港口,马其顿的经济发展受到很大的限制。

马其顿作为前南斯拉夫的成员国,在独立之后本来就面临着政治经济方面的诸多问题,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希腊的制裁,使马其顿雪上加霜。

为了改善国内的境况,马其顿希望能够加入欧盟,但这一计划也被希腊弄泡汤了,希腊作为北约和欧盟的成员国,和欧美各国的关系比较密切,同时具有否决权,百般阻止马其顿的加入。

在重压下,马其顿终于屈服了。没想到的是,希腊的强硬派对更名协议仍不满意。不过分析人士称,两国关系虽存变数但大局已定,已蒙受了莫大耻辱的马其顿应不至于连“北马其顿”的国名都保不住。 综合新华社、央视消息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