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国家断交了

据阿尔及利亚方的说法,摩洛哥长期采取对阿敌对政策,挑拨阿国内少数民族与阿政府的关系,甚至使用“飞马”间谍软件来达到目的,坚决断交实属“忍无可忍之举”。而摩洛哥表示,事实绝非如此,拒绝接受断交结果。

实际上,阿尔及利亚所指的敌对政策,实际上就是两国长期未能解决的西撒哈拉问题,而所谓的“挑拨少数民族与中央政府矛盾”,说的是阿国内的柏柏尔人问题。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摩阿两国在这两大问题上的矛盾。

两国断交的根源,其实在于长期悬而未决的西撒哈拉问题。正因如此,两国边界从1994年开始就没再开放过。

先来了解西撒哈拉(以下简称“西撒地区”)成为争议区域的原因。该地区于非洲西北部,处撒哈拉沙漠西部,滨临大西洋,北邻摩洛哥,与阿尔及利亚相接,境内大部分为沙漠和半沙漠地带,多数居民从事游牧业。

这块沿海沙漠地带在地区政治中处于边缘地位,不是大国战略利益的核心区域。但它的特殊性在于不断凸显的现实利益价值,夹带着历史遗留问题,使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在该地展开激烈的争夺。

历史上,摩阿两国的领土争端是由于近代西方列强对边界的模糊定义而造成的。新航路开辟以来,西撒哈拉就遭到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入侵。1884年,西撒地区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到了1934年,该地区已经被西班牙纳为省份。

但被压迫的总是要起来反抗的。西撒地区民众的反殖民主义运动风起云涌,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和阿尔及利亚三国见状推波助澜,西班牙最终于1974年宣布放弃在西撒地区的殖民统治。

此时,阿尔及利亚与摩洛哥关系十分融洽。但好景不长,西班牙为了保住在西撒地区的经济利益,不顾当地民众反对,将管理的权力移交给摩、毛两国支持的临时政府。于1975年与摩洛哥、毛里塔尼亚缔结了《马德里协定》。

这让当地民众十分不满,大规模反抗时常发生。阿尔及利亚也因被排除在临时政府之外而大为恼火,摩阿两国矛盾的伏笔,就此埋下。

但与西撒哈拉接壤的还有一个国家——阿尔及利亚,这里是阿尔及利亚绕过摩洛哥通往大西洋海岸距离最短的通道。而对摩洛哥来说,西撒地区丰富的矿藏和渔业资源,让摩洛哥每年能获取超过20亿美元的收入。因此,两国都将西撒地区视为重要目标。

这样,阿尔及利亚开始暗中支持西撒地区的独立组织,想借此牵制摩洛哥,这无疑恶化了两国关系,摩洛哥反手也支持阿尔及利亚国内的分离主义势力。

虽然双方主要采取代理人模式相互操作,尽力避免发生直接军事对抗,但这一问题既核心又难以解决,迁延日久,我们今天看到的断交事件,并不出人意料。

摩洛哥为迫使阿尔及利亚在西撒地区问题上让步,长期支持阿国内的柏柏尔人分离主义势力。

柏柏尔人占到摩洛哥人口的20%。在阿尔及利亚,也占到该国人口的20%。虽然人口占比相同,但两国对柏柏尔人的政策却不同。摩洛哥政府在治理时善于吸纳柏柏尔人意见,对其各方面采取包容政策。阿尔及利亚政府则实行边缘化柏柏尔人的政策,使得阿尔及利亚国内的柏柏尔分离倾向十分严重。

事实证明,阿尔及利亚政府做法不妥。从该国反抗殖民主义入侵,到民族独立运动;从社会主义建设,再到国家制度转型,柏柏人都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边缘化政策的存在,使柏柏尔人无法享受到应有的平等待遇。

20世纪80年代,阿尔及利亚的柏柏尔人走上了文化复兴再到要求自治的道路,抗议运动不断发生。这让摩洛哥看到了机会,因为柏柏尔人问题的存在和发展,可以极大消耗阿尔及利亚,政治上影响其稳定性;经济上牵制其改革进程;文化上削弱国家认同感。

从1989年开始,摩洛哥政府就通过国内的柏柏尔人团体,间接向阿尔及利亚的柏柏尔人提供资金援助。同年10月,摩洛哥一次性向阿国柏柏尔人新成立的政党“文化与民主联盟”(RCD)提供了6千万美元的活动资金。

2001年,阿尔及利亚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柏柏尔人抗议运动爆发,50万人参与,涉及16个地区,死伤上千人。这场运动背后,就有摩洛哥政府的身影。

2010年4月,在摩洛哥支持下,阿尔及利亚的柏柏尔人甚至表示要建立临时政府。摩洛哥的确达到了目的,使阿尔及利亚政府在处理柏柏尔人问题时,不得不考虑摩洛哥的态度。

但阿国政府只是表面安抚柏柏尔人,并不愿给予柏柏尔人平等地位,仍然大力宣传和实践阿拉伯民族主义。2017年,阿政府甚至拒绝提供给柏柏尔人在语言教育方面的预算资金。

在对外宣传上,阿政府则将国内的少数民族问题完全归咎于摩洛哥。当前,阿尔及利亚与摩洛哥的断交事件,柏柏尔人问题无疑是催化剂。

于阿尔及利亚,断交只是无奈选择,一是其在西撒地区问题上难以实质性突破,它所支持的西撒地区抵抗组织也被摩洛哥完全压制。二是国内的柏柏尔人问题已愈发严重。

对阿国决策层来说,以断交的实际行动来警告摩洛哥,示意其放弃支持柏柏尔人、在西撒地区问题上则给予让步,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首先,很可能激化西撒地区问题,引发人道主义危机。西撒地区抵抗组织“波利萨里奥阵线”受当地民众支持,只因摩洛哥的强力打击暂时消停。断交后,阿尔及利亚或许加大对该组织的支持力度,这个组织如果采取袭击和武装斗争,就会给本就贫困的当地造成人道主义危机。

其次,将阻碍马格里布地区的一体化建设,这是周边国家无法接受的。阿摩两国的边境曾于1976年关闭,又于1988年重新开放,1994年发生的马拉喀什事件,又导致两国边境关闭至今。

这样的紧张气氛对一体化进程十分不利。两国的敌对使“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UMA)几乎陷入停滞,联盟内部的各国围绕支持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分为两派,利比亚支持西撒地区抵抗组织和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保持中立,毛里塔尼亚支持摩洛哥,这极大地削弱了联盟的组织和凝聚力。

所以,断交事件发生后,周边各国自会尽力斡旋,以促使两国恢复外交关系,而阿尔及利亚也在等待合适的时机。一个好征兆是:尽管外交关系破裂,两国领事馆还在继续开放。

最后,西方国家也不希望他们断交。摩、阿两国都是西方的盟友,从安全和经济两方面,西方都不想看到内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eyunsiwang.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

安全上,是的扩散。北非地区当前仍然存在“伊斯兰国”的残余力量,相当于一道防火墙,断交对当地的反恐斗争极其不利,如果又渗透到欧洲搞出大事情就很难看了。

经济上则是直接的经济损失。阿尔及利亚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需要过境摩洛哥,此前签署的协议于今年10月到期,如果无法续签,冬天的用气问题上欧洲就要难受了。

总之,阿尔及利亚目前的强硬只能是暂时的。如果周边国家连同西方国家施压,或摩洛哥被迫妥协让步,阿尔及利亚极有可能会重新恢复与摩洛哥的外交关系。

在国际社会上,哪个国家都不傻。一旦利益实现、目标达成,所谓的原则就可以变。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