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庆开关和俺答封贡开启了大明朝走向新世界的大门

张居正与蒙古俺答议和的过程中,有一件很奇特的事情:俺答汗不厌其烦地要求跟明朝换取

。俺答索取铁锅的目的有二,一是草原上的品质生活离不开铁锅,二是他要熔铸兵器。这条线索极其惊人:

帖木儿帝国盛时,科技与艺术再现了萨珊波斯的辉煌。但这只是回光返照,手工业级别的科技与中世纪科学在15、16世纪已经逐步失去竞争力。但在不短的时间内,这种趋势并未显现,帖木儿帝国对丝绸之路的控制还是决定性的。可以想见,瓦剌也先时期,草原上不会缺少铁器。

转折可能发生在1500年以后,乌兹别克人昔班尼攻取撒马尔罕,与此同时,原帖木儿治下的钦察草原、西波斯、察合台等地相继复兴,并陷入了长期的混战模式之中。帖木儿帝国对欧亚大陆的宗主权就彻底终结了。

在帖木儿宗主权时期,撒马尔罕和布哈拉建有大片的国际贸易街区,遍地是驿站和军事据点,保障着整个欧亚大陆国际交通,但混战模式结束了一切。中国北方草原在某个时候承受了恶果,以致于连一口铁锅都要向明朝跪求。这就为明朝赢得了千年未有之机遇,中原摆脱草原牢笼的时刻终于来临。

由于竞争不过奥斯曼帝国,欧洲在15世纪末期开始尝试新航路开辟,试图绕过奥斯曼帝国的海权和陆权。这个趋势在初期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但随着葡萄牙、荷兰、英国相继获得空前的航海红利,海上交通秩序逐步建立,陆上丝路就逐步走向没落。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但总共不过100年左右时间,在历史长河中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这个转折过程在历史上有微妙的反映。明朝西域的哈密卫在强大之时能够公然反叛,瓦剌也曾经围攻京师。但进入16世纪之后,整个北部边境是沉闷的,草原已经日益贫困化,对明朝的军事行动每次都是经济目的,是为了掠夺物资。草原、西域也日渐陷入内乱纷争。

撒马尔罕的手工业级别的铁器业仍然能够制造优秀的盔甲和刀剑,但由于缺少交流,其技术和样式逐渐变得僵化,停滞在了近代的前夜。乌兹别克人在混战中也不太可能向外大规模输出这些优势武器了。于是16世纪的中亚、草原就呈现出衰败气象,四分五裂、贫困不堪。这个局面要到清朝初年俄罗斯崛起,才重新开始新一轮角逐。这轮已经是火枪、要塞、钢铁的角逐了。

隆庆元年(1567),张居正已经正式入阁,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同年四月,又改任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成为大明王朝决策圈的重要成员。这个时候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时刻,传统政治家都要被淘汰,新的世界史时刻已经来临。

大明朝还是幸运的,张居正拥有此种眼光,他看到了草原的贫困化,看清了从汉代以来的中原-内亚关系已经面临根本转折,主客之形势已经逆转:

实在于此。……虏中今岁饥荒,头畜多死,东犯不遂、西抢不成,疲于奔命,众叛亲离,内难将作……

张居正《答王鉴川计贡市利害》:今之议者皆谓讲和示弱,……如汉之和亲,宋之献纳,是制和者,在夷狄而不在中国,故贾谊以为倒悬,寇公不肯主议。今则彼称臣纳款,效顺乞封,

他更是看到了关键的信息——铁锅,深知草原民族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而失去了汉唐宋元时期的装备能力,他因此构建了一种用经济手段控制草原民族的战略。这个成功相当彻底,击中了陆上丝路没落对草原造成的贫困化、落后化的要害,中原王朝终于可以凭借经济手段将草原纳入控制之中:

张居正《与王鉴川计四事四要》:(一)开市之初,民间不愿和鞑靼交易,所以最初必须由官中布置,使人知有利,自易乐从。(二)

。(三)鞑靼使者一概不许入朝,也不许入城,只许在边堡逗留。(四)朝廷和鞑靼休战,沿边将士失去掳掠的机会,不免生怨,应当加意防备。

另一方面,隆庆元年二月即开始了隆庆开关诏令。福建巡抚都御史涂泽民上书曰“

”,隆庆皇帝经内阁票拟同意,此后海上私人贸易正式合法化,中国经济开始进入全新时代。《哈佛中国史》对此也高度评价,初略估计从1567年到1644年这段时间,海外流入大明朝的白银总数大约为3亿3千万两,相当于当时全世界生产的白银总量的三分之一。

隆庆开关和俺答封贡,是世界格局发生根本变化之时中国最正确的应对之策,这后面都有伟大人物张居正的身影。回顾以往,汉唐宋时期的草原是非常强大的,这种强大建立在陆上丝绸之路持续不断的技术输入,使得游牧民族也拥有先进的武器,如鲜卑的重骑兵、契丹女真的铁器、蒙古的工程技术等。但这种情形在16世纪中叶彻底转折了,今人无从得知张居正何以能够洞察世界格局的转折,但事实是他真的抓住了机遇。(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eyunsiwang.com/,欧洲预选罗马尼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