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小三”现象实质:婚外性违背婚姻忠诚承诺

本报周末版上期刊发了记者采写的封面特稿《小三论坛横空出世挑战传统价值观》,该文见报后,引发读者强烈关注,被国内众多媒体转载,由此在网络上发酵出一个火爆话题:当小三们纷纷从“地下”潜伏状态“浮出水面”之时,社会是否应重新对“小三”进行道德定义?本期,我们邀请到一批市内外知名人士,组织了一个圆桌讨论,希望从心理动机、法律后果、社会责任等角度,对该话题进行多方位解读。

朱美云:小三现象成风,有其深刻的社会、家庭、个人原因。个人因素里边主要有现实需要、情感需要和心理需要。

出于现实需要的小三比较功利。一些有权力的人容易有小三,那是因为小三明白那样可以省却很多年的奋斗,相比别人而言走了一条捷径。

情感需要则是两个人相爱,认为这个人最了解、关心我,只要跟他在一起,此生足矣。心理需要就是一种崇拜、欣赏,或者满足自己有些心理遗憾。女性多情感细腻,所以因为后两者原因卷入情感纠葛的,大有人在。

从社会原因来看,如今小三太多,是没有道德的谴责和约束。曾经有一位研究生告诉我,原来寝室里有同学买名牌手表和服装,是当小三来的,大家对此见怪不怪。所以,约束“小三现象”,必须个人、家庭、社会三方面结合。

朱美云:这首先有生物学原因。男性的“多恋、泛爱情结”要多一些,有强烈的占有欲,而女人的“专一性”要强很多。

其次是社会性因素。进入父系社会后,男性占领统治地位,男人为主导。所以很多原配对小三没办法,那就是因为经济、地位等各方面对丈夫有较强的依附性,男强女弱。

40岁左右的男人,大多事业有成,因此想及时行乐,大致又有补偿、猎奇、攀比、自我满足等各种心理原因。还有60%的家庭,是因为性生活不和谐而出现第三者。

记者:有人提出,“存在的即合理”,但小三的出现,给家庭、社会造成的危害也不小。

朱美云:小三现象的出现,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至少直接影响到一个家庭的不和谐。但实质上来讲,“延迟性伤害”最大的是小三自己,我称之为“小三悲剧”。

男人寻求的只是自我满足,绝大多数是打着爱的旗号去寻求新鲜刺激,甚至只是为了欲的满足。男人多是在乎外在家庭、老人、孩子、社会等因素的,所以小三很难战胜原配。如果没有替代成功,往往会觉得自己被骗了,身心受到伤害。即使千辛万苦成功了,需要面对很多人的指责,以及下一场的战争、轮回,受到重复性的伤害。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感觉是产生在偷偷摸摸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正常的恋爱基础上,因此埋下很多后患。这好比恋爱本来应该是从一张白纸开始,但是在乱七八糟的纸上怎么也画不出好画。

但做小三的女子,往往认为自己才是对方的真爱。我就告诉她们:那好,我帮助你跟原配PK。但是对不起,下一个小三可能又来了。因此我对小三有个忠告:要遵从婚姻规律。婚姻的难度本身很大,是一项很难经营的事业,需要两个人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

朱美云:对有小三的男性,我们往往从几个方面进行规劝。首先是身体,婚外情往往伴有狂野的性行为,这是很大的吸引力,但这对身体伤害很大。

其次是家庭。家庭里最重要的武器是孩子。婚外情对孩子有多大的影响?而且今后他知道有这样一位父亲,他又怎么看你?

再次是财产因素。最后才是从道德、社会名声地位等进行规劝。让他们认识到这种快乐只是暂时的,从整个人生的大系统来看,不要贪图一时之快。现在道德约束已经不行了,只能进行心理约束。

其实,最有效的应该是法律约束。假如没有《婚姻法》,社会将是什么样子?“法律都没有限制,我们没有违法。”这是现在小三们最有力的说辞。其实根据国外的经验,不必把道德和法律分开,在伊斯兰国家,甚至发生把婚外情的人砸死。法律的介入有利于家庭稳定,社会稳定。

因此我建议,在《婚姻法》里,补充违背对配偶忠诚原则的处罚,这样有利于对家庭的稳定和谐进行约束,无论从家庭、社会来看,都有好处。

“小三”的成规模出现,对爱情婚姻是一种威胁,对现代人的道德观念是一种挑战。如今国外的婚外性行为比例达到40%左右,而且一个趋势是以前男人出轨的比例比女人大很多,但现在男女出轨的比例越来越接近。中国没有数据调查,但很多夫妻因为“小三”的出现反目成仇,一些家庭因为“小三”的存在而解体或者正在面临解体。“小三”的出现,还引发了一些治安、刑事案件。

解放前,中国是一夫多妻妾制,但一夫一妻制是全世界的趋势。因为这样更平等,合理。封建时期是男权社会,男人掌握着更多的资源,由此造成男女不平等,女人必须依附于男人,选择的主动权在男人手里。而“一夫暗多妻制”不仅违背了传统的道德观念,也在不断向法律发起挑衅,影响着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如今的离婚率越来越高,尽管有些天主教国家根本不允许离婚。但新的感情产生是符合人性的,每个人有爱第二个人的权利。相比弄一个二奶、小三什么的,如果离婚再去跟新的爱人结婚,建立新的家庭,这是符合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选择的。二者之间,我赞成后者。

如今观念开放,是不是以后每个中国人都会像法国人一样,都有一个情人?在阿拉伯国家有“通奸罪”,中国古代也有,但如今行不通。有人也曾经主张修改《婚姻法》恢复“通奸罪”。但一是太过于原始,通奸罪不至死;二是涉及面太大了,如果是达到社会人口40%的行为,实行起来很难。以前我国也有行政处分干预婚外情,但现在的私企等企业不管这事,政府部门似乎还有纪委还能起作用。那么,运用社会舆论压力、道德谴责的手段非常重要。

还有人提出以前婚前性行为不被接受,但后来能得到某种程度上的理解。那么“小三”是不是也可以被接受?值得注意的是,婚前性行为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只是违背习俗。但婚外性、包养小三则是违背了婚约,违反了婚姻的忠诚承诺,伤害到婚姻关系、以及配偶、家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受到谴责。

小三有很多种类型。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投入感情的;二是带有目的性取其所需的;三是复合型。复合型就是又有感情、又有功利目的在里面,有的是先有感情再要求物质,有的是先有需求后来再产生的感情,这种比较复杂。那么我支持感情的部分,不支持非感情的部分。

如今,实质上是“一夫暗多妻制”。商品经济社会,讲究资源的自我选择和分配,这就造成了需求和配置的差别。那么优秀、有才华才干、权势地位的男人,必定能获得更多女人的青睐。同理,优秀的女人也一样。如果非要从法律上来进行限制,我认为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三的出现,也是把“双刃剑”。一定程度上,是家庭的稳定剂和粘合剂,有的家庭,因为小三反而不离婚了。你说夫妻相对几十年,说相看两不厌,那是骗人。那么从男性心理讲,有补偿性或者是新鲜、猎奇的心理,他找的小三有可能恰恰是和老婆截然相反的类型。但是大多数男性并不想破坏自己的家庭,往往在身心疲惫的时候想抽身离去。

因此,聪明的妻子要懂得给偶尔出轨的丈夫一定的宽容;聪明的小三则至少不应破坏别人的家庭,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度,能“洒脱地放手”。做小三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eyunsiwang.com/,欧洲预选亚美尼亚聪明的男人也一定要处理平衡好家庭和外遇的关系,偶有为之也许可以被大度的妻子原谅;包养小三成性就成了玩弄女性,不可。

《婚姻法》在总则里便规定有夫妻双方忠实义务,要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因此法律本身是完善的,没有漏洞,困难的是对于不正当性行为取证较困难。

在司法实践中,因为外遇离婚的,其实比较少。因为真正想离婚的男性不多,明目张胆的包养第三者也为数不多,大多男人晚上都还是回家,或者以女方名义买一套房,或者其他方式活动,这些不足以构成有力证据。

那么明知对方有配偶还与其生活,造成事实重婚的,让小三承担刑事责任都是有可能的。对丈夫,则可以在离婚时要求民事赔偿。目前的情况要么是妻子不懂,证据意识比较差,或者基于各方面的考虑,没走法律途径。

对于小三来说,只有以感情的名义欺骗钱财,才构成诈骗罪,或者欺骗你结婚,才构成重婚罪。而对于感情骗子,法律上不好规范,这属于道德范畴。不排除很多女孩缺乏生活经验,被蒙蔽。所以,女孩交友要慎重。法律不可能包办所有事情。

就法律上讲,国外的法律与中国没有本质区别,对婚姻都是道德和法律双重调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